当前位置:主页 > 校园新闻 > 校园新闻 > 校园新闻

公众广泛参与的监管过程中进行讨论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发布时间:2018-04-18
  同样,“不含肉”这个词并不适用于实验室培育的肉类。消费者会理所当然地期望,或至少第一印象认为,标着“无肉”的产品将不含有任何动物成分。
 
  由于现在的处境举步维艰,培育实验室肉类的公司可能不得不选择那些不包含“肉”这个词的模糊的产品名称,以及拗口的产品描述,比如“用动物来源的细胞培育的肌肉”或者“来自牛骨骼肌肉,通过生物合成培养的分离细胞”。这种听起来不自然的描述可能会影响消费者的接受度和公众信任度。
 
  还有,在澳大利亚,食品标签上须标明制造商的名字。
 
  培育实验室肉类的公司一直小心翼翼地将“肉”这个词放在在他们的公司名字中,通常是商标名称,比如MosaMeats、SuperMeat和Memphis Meats。在不引发任何法律问题的情况下,实验室培育的肉类标签上使用这样的公司名称,会让消费者认为实验室培育的肉类和传统肉类是一样的。
 
  考虑到澳大利亚的一些团体可能受商业利益驱使而去削弱消费者对实验室肉类的接受程度,所以更重要的是应该公开讨论实验室培育肉类该贴怎样的标签,即在一个透明和公众广泛参与的监管过程中进行讨论。
 
  然而,目前澳大利亚制定食品标签标准的体制和程序受到强烈批评。与此同时,对澳大利亚公众来说,农民仍然是一个值得信赖的群体,这也使得传统肉类产品更有优势。为了从实验室培养的细胞中培育出动物肉,研究人员需要用到几项技术,例如理论上可以利用3D打印技术打印出实验室培育的肉类,使其不仅具有多维形态,还包含脂肪和血液。
 
  尽管技术壁垒依然存在,但大量投资正涌入实验室培育肉类项目,再加上对实验室肉类售价预测的下调,为合成肉制品将在三年内上市这一说法提供了支撑。
 
  澳大利亚实验室培育的肉类
 
  贸易条约不允许澳大利亚在没有科学依据的情况下拒绝进口实验室培育的肉类,因此澳大利亚将不得不进口实验室培育的肉类,以及用于3D打印肉类,含有人造肉的“食品墨水”墨盒等产品。
 
  但是,在我们可以吃到实验室培育的肉类和三种蔬菜之前,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食品标准部门必须对实验室培育的每种肉类产品进行公共卫生和安全评估。在我们的食品标准规范下,作为一种“新兴”食品,实验室培育的肉类需要进行这些评估:
 
  在澳大利亚,肉类被定义为“任何动物被屠宰之后的全部或部分躯体”。在澳大利亚,食品标签上若要使用“肉”这个词,食品必须符合上述法律定义。
 
  出于道德考虑和市场原因,培育实验室肉类的公司并不希望其产品满足“肉类”的法律定义,毕竟“无受害动物”是培育肉类的一个关键卖点。
 
  由于需要使用从牛的胎儿血液中提取的牛胎血清,一些实验室培育的肉类也将会包含部分被屠宰的动物。使用这种血清的合成肉就满足了“肉”一词的法律定义,可以被标记为“肉”。
 
  但是,那些使用牛胎血液培育实验室肉类的公司也必须避免使用“无受害动物”作为卖点,因为这种说法可能被认为是误导消费者,违反消费者权益保护法。
 
  “肉”或是“不含肉”,都有风险
 
  伴随着实验室培育肉类的标签受到农业团体的严密审查,给实验室培育的肉类贴上“肉”的标签仍然存在政治风险,正如来自欧盟、美国和澳大利亚奶制品行业施加的压力,禁止以植物为材料的乳制品使用“乳”或“奶”等标签。
 
  

关于我们 校园文化 校园新闻 联系我们 六合开奖结

Copyright © 2009-2016 六合彩网站|香港六合彩开奖结果///广州市九十五中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